我们悼念王家禧,但也不该忘记朋弟

Salon365.com

2018-10-14

  作者:魏思礼  昨日(3日)消息,王家禧先生于美国时间2017年1月1日逝世。   提起王家禧,有许多人可能不详其名。

但要提到他的笔名王泽,国内漫画界相关人士绝对耳熟能详。

如果再提到其作品《老夫子》,大概全世界范围内的华人都会对他印象深刻。

  如果说为中国漫画选一座里程碑式的著作,《老夫子》绝对可以在提名中获得一席之地。

王家禧先生所著的《老夫子》,最早于1963年在香港出版,随后在全球华人中风靡近半个世纪,累计销量高达上亿。

这在华人漫画作品中,至今仍是一座无法超越的高峰。   《老夫子》漫画采用四联或六联的结构,如同古代的绝句诗,结构方式大都符合起、承、转、合。

每篇漫画常用四字词语为题,例如耐人寻味、自讨苦吃、各有千秋、恶有恶报等。 故事情节通常围绕平民日常发生的事,反应出贫穷、盗窃、黑帮等社会问题,也对人性善恶作出剖析。

除此之外,还对西方文化的渗透表达出反感:讽刺新潮服饰、摇滚乐等剧情也常常出现在漫画中,主角老夫子还常会教训那些打扮得“不伦不类”的人。

  《老夫子》风靡的时期是七八十年代,那时的香港正处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下,西方社会带来的思想、潮流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香港社会的发展。 而王家禧先生的漫画,以老夫子的形象,在幽默的故事中批判着不良的社会风气,对香港社会价值观念的塑造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,连香港政府禁毒宣传、卫生总署宣传都用“老夫子”来做主角,可见其社会影响力之大。

  但就是这样一部作品,却也深陷“抄袭门”。 作家冯骥才曾多次指出,王家禧的作品抄袭了已故漫画家朋弟的同名作品。

而从现有的图像资料来看,王家禧作品中的主角“老夫子”“大番薯”,在人物形象、人物性格乃至名字上,都与朋弟先生所作的“老夫子”“老白薯”有极大的相似之处。

  说起朋弟先生,乃是三四十年代中国漫画界最早的先驱人物,他所创造的“老夫子”与张乐平所作的“三毛”,分别是中国北方和南方首屈一指的漫画形象。

但在文化大革命时期,朋弟先生被当做“右派”打倒,他笔下的老夫子再也没有站起来。

而半个世纪后,老夫子“穿上了一身新衣服”,在香港重新“活”了过来。   不可否认的是,王家禧先生的老夫子确有他自己的再创造,他笔下的老夫子与朋弟先生的老夫子相隔半个世纪,时代不同,生活不同,艺术的取材也不同。 原先那个使生活现实频频出丑的人物,如今已变成纯粹“解人颐”的笑料,内容上还增添很多现代生活的情趣与细节。

但是,老夫子的人物原型毕竟是朋弟先生的创意,连“老夫子”的名字也是朋弟先生取的。   倘若没有朋弟,决不会有王家禧的老夫子。 但确认了朋弟先生的原创,并不因此就掩盖王家禧先生的才能。 相反,正是因为王家禧先生的努力,才让老夫子“活”到了今天。   如今,这段在中国漫画史上的公案还没有定论,两位漫画大家却都已故去,只剩下老夫子还留在世间。 我们悼念王家禧先生,缅怀他为老夫子——乃至华人漫画作出的贡献。

但我们再看《老夫子》的时候,也不应忘了朋弟先生的那份心血。 毕竟正如冯骥才所说:历史是健忘的。

如果它还没有记起,我们有责任提醒它。

(魏思礼)[责任编辑:罗旭晨]。